6条线路仅1条获准:华中特高压环网建设卡在哪了

2020-06-30 11:52发布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近日,驻马店-南阳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全线贯通,并完成第一阶段系统调试,这标志着时隔12年,华中地区再次迎来特高压交流工程,也意味着华中地区特高压“日”字形交流环网(下称“华中环网”)建设,已从工程试验示范进入了全面建设新阶段。

华中环网由驻马店-南阳、驻马店-武汉、荆门-武汉、武汉-南昌、南昌-长沙、南阳-荆门-长沙、晋东南-南阳-荆门7条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组成,其中晋东南-南阳-荆门为全国首条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已于2009年初投运;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9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余6条线路的预计核准开工时间在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不等。

但据记者了解,这6条线路的实际建设进度远不及预期,除驻马店-南阳工程外,其他5条线路至今均未获得核准,华中环网建设实际进度因此远远落后于规划。

文丨本报记者 朱妍 贾科华


大部分项目未按计划时间核准

华中环网覆盖河南、湖南、湖北、江西4省,其中“两湖一江”电力供需形势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为此,《通知》规划了青海至河南、陕北至湖北、雅中至江西等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分别将青海新能源、陕北煤电及新能源电力、四川水电送至华中地区。目前上述直流线路均已开工。为提升华中大规模受入多回直流后的电网安全稳定水平,《通知》同时敲定了驻马店-南阳等6条特高压交流线路,备受关注的华中环网应运而生。

据了解,早在《通知》下发之前,华中环网已成为行业热点话题。例如,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国网湖南电力董事长孟庆强就提出,为解决湖南电力供应缺口,建议尽快启动华中环网工程建设,增强湖南电网与华中电网的省间联络能力。时任国网江西电力董事长于金镒也呼吁尽快核准荆门-武汉-南昌-长沙-荆门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加快提升江西参与全国电力资源优化配置能力。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济师、国网华中分部主任陈修言再提加快推进华中环网建设。他表示,华中电网现有主网架已难以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对能源电力的需求。电力供给能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电网安全运行风险不断增大,电网资源优化配置作用难以充分发挥。“华中环网是提升华中电网供电能力和安全水平的关键项目,建成后将极大提升中部四省电力供应保障能力和电网安全稳定运行水平。”

陈修言同时指出,这项于2018年已纳入国家规划的工程,在推进中存在多项问题,进度滞后正是其一。“应加快核准进度,将其纳入沿线省政府重点督办项目,推动工程年内全部获得核准批复。”

另据国家电网公司编制的《2020年特高压和跨省500千伏及以上交直流项目前期工作计划》,南阳-荆门-长沙、南昌-长沙、武汉-荆门、驻马店-武汉、武汉-南昌工程分别计划于今年3月、6月、9月、10月、12月获得核准批复。记者从生态环境部获悉,《驻马店-武汉1000kV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已于1月27日获得批复,而《南阳-荆门-长沙1000kV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于5月7日受理,晚于原计划的3月获批。多位业内人士证实,由于部分项目未按期核准,华中环网建设进度整体不及预期。


前期工作复杂费时,核准滞后或有经济性考量


“上述特高压交流工程分别建成投运后,将明显提升华中东部四省省间电力交换能力,进一步保障华中电网安全稳定运行。”近日,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肯定了华中环网的作用,“国家电网《2020年特高压和跨省500千伏及以上交直流项目前期工作计划》明确提出的将严格执行国家电力规划、切实提高工程效率效益、认真编制电力设施空间布局规划等符合国家电力行业治理相关要求,我们认可相关原则,并将继续加强与国家电网的工作协调,依法依规推进相关工作。”


企业积极、国家认可,项目进度为何滞后?

陈修言认为,华中环网在推进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工程跨越多省,路径距离长,核准所需支持性文件多,前期工作协调难度大;工程部分路径环保审批难度大;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站址和路径现场踏勘等工作受限,部分项目前期工作已滞后于原计划进度。


具体到国家电网原计划于3月份获得核准的南阳-荆门-长沙特高压交流工程,上述国家能源局人士表示:“由于部分工程线路路径跨越多省,涉及自然保护区、生态红线、征地等工作;部分工程建设时序事关区域、省级电网电价核定周期,开工投产时序需结合电源侧发电量和用户侧用电量变化优化调整等。截至目前,南阳-荆门-长沙特高压交流工程尚未达到核准必要条件。”

就迟迟无法获得核准一事,记者向国家电网公司发去采访函,但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看来,延迟核准或不乏经济性考量。“特高压交直流技术各有功能与优势,二者相辅相成。目前,特高压直流工程集中投产,需要依附坚强的交流电网才能发挥作用,否则将影响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利用效率。从技术层面来说,‘强直强交’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在实践中如何推进建设,还要算算经济账。”

据介绍,国家发改委稍早前曾专门向国家电网下达了一份成本管理建议书,国家能源局对电网投资项目也有定期监管。“主管部门对于电网企业的投资效率其实并不满意,对其成本管理控制也有更高要求。虽说规划名义上出自主管部门,但技术方案、具体细节等执行基本来自电网企业,因此不排除站在监管层面‘拖一拖’的可能性。相当于从前端加强控制节奏,至少表明不再‘大干快上’的态度。”冯永晟进一步指出。


避免“就网论网”,网-源-荷-储需要协同规划


记者了解到,华中环网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在于工程本身,更在于各方对特高压交直流的不同态度。当前正值“十四五”规划编制期,持续多年的交直流之争何去何从,事关电网发展大方向。

特高压直流好比直达航班,可实现超远距离、超大容量“点对点”输电,但中间不能落点;交流则像高速公路,可根据电源分布、负荷布点、输送电力等需要灵活建设。交流特高压的支持者认为,“高速路网”不足,“空运”的电能难以有效分配,将导致部分直流线路效率难达设计值,同时给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带来挑战。但也有人认为特高压交流工程投资巨大、利用率低下,对电网安全作用有限,还会带来新的风险。

“特高压交直流争议由来已久,表面看是技术路线之争,背后实则涉及国家能源战略顶层设计和规划的大问题。”国网能源研究院能源战略与规划研究所研究员闫晓卿认为,交流也好、直流也好,既要有送端送出能力和受端需求相匹配,更要有经济竞争力的支撑,同时也应明确区域能源资源优化配置目标,才能发挥各自功能优势,构建相互支撑的坚强电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哪里不足补哪里,纠结于某条线路、某个环节。现在技术上不存在大问题,该是聚焦机制体制的时候了。”


闫晓卿认为,应明确能源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在电力规划中的主导地位,着重加强“网-源-荷-储”协同规划,出台规划的严肃性和约束力也要进一步提升。“比如在研究和论证中,地方政府、电网和发电企业等出于自身诉求,各有倾向性的意见和建议,又互为边界条件,如何统筹规划、相互配合,提高投资的有效性和合理性至关重要。如果送端纷纷展现出强烈的风光大发展和送出意愿,受端电网必然难以承受,项目建成之后怎么不晒太阳?要解决这些问题,还需把更多工作做在前面,政府牵头、多方参与,加强顶层设计,促进交直流协调发展。”

冯永晟表示,在已形成“大直流”格局的情况下,配套特高压交流是现实之选,优化交直流网架结构应作为“十四五”电网发展的侧重点之一。与之相适应,规划也不应再延续“就网论网”的传统方式。

“一方面,电网规划不是电网企业自己的事情,涉及项目落地、网架优化、网源协调等关联事项。看起来只是建设一条线路,实际是整体网架结构中的一环,要对送端、受端的潜在影响系统评估。因此,与之相关的成本、技术、标准等信息必须充分共享、及时披露。另一方面,此前规划更多是以网带源,电网企业主导特征明显,网源协调长期不足。网-源-荷-储要协同规划,使电网规划更适应社会经济形势的变化,下一个五年不能再按过去的粗放式套路。”冯永晟称。


↓↓↓


评论:重大工程建设一拖再拖总得给个说法


文丨本报评论员


国家电网公司今年3月公布的2020年度特高压项目前期工作计划,让诞生于争议之中的华中特高压交流环网工程(下称“华中环网”)再次成为舆论焦点。而如今“6条线路5条未获核准”的尴尬现实,更是引发了行业的高度关注。

“华中环网”是继华东、华北区域之后我国规划的第三个区域特高压交流环网工程。考虑到“华中环网”已通过全国首个特高压交流工程——2009年投运的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线路,与目前已基本建成的“华北环网”实现互联的背景,“华中环网”的建设意义深远。因为是否应该将华中、华北、华东三大区域特高压交流电网联成“一张网”,即实现“三华联网”,是特高压交流工程,乃至电网行业内一直以来的核心争议点。支持者认为,特高压交流工程输电容量大、效率高且利于电力系统稳定运行,反对者则针锋相对,称其经济性差且严重影响电力系统运行安全,“三华联网”风险太高,容易造成大面积停电事故。在此背景下,“华中环网”的建成,将标志着“三华联网”迈出实质性一步,全国电网格局也将随之改变。

但意义如此重大的“华中环网”,如今却卡在了“前期工作”阶段,这一结果应该是出乎了不少人的预料。从2018年主管部门出台相关规划,明确了“华中环网”6条特高压交流线路计划2019年前全部核准开工,到现如今5条落空,仅有1条落地;从今年3月业主单位国家电网公司制定相关工作方案,预计5条特高压交流工程分别于3月、6月、9月、10月、12月核准,到眼下时间已经来到6月底,但相关线路仍未获核准。

地位特殊的“华中环网”建设一拖再拖,究竟是何缘故?各方观点莫衷一是:


例如,有观点认为是新冠疫情导致相关工作推进缓慢,但随即引来反驳:2018年和2019年并未暴发疫情,工作进展并不该受影响,并且今年3月份正是疫情防控紧要时期,此时国网发布相关规划,肯定已经考虑了疫情冲击。


再如,有的观点认为,受经济大环境影响,电力供需形势相对宽松,“华中环网”建设需求并不紧迫,但在近两年全国两会上,来自华中、华北地区电力系统的多名代表委员称,华中电网现有主网架已难以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对能源电力的需求,电力供给能力不足问题日益突出,相关特高压交流线路的建设早该提上日程。


另有观点指出,“华中环网”久拖不决是因为工程线路跨越多省,核准所需的支持性文件繁多,前期工作难度大、耗时长,但此观点也招来不少质疑:哪条特高压线路不是跨越多省?其中直流线路更是“远距离”的代名词,动辄两三千公里的输电距离,意味着每条线路都可能跨越至少四五个省份,但已建成的数十条交流、直流特高压线路却鲜有遇到“已明确列入规划但迟迟无法核准”的情况。至于真正原因,或许只有业主单位才能说得清。但业主单位三缄其口,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电网是重要的基础设施,投资额每年高达数千亿元,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本在情理之中。目前,先于“华中电网”建设的“华东环网”“华北环网”都已取得不少运行数据、经验,其运行效果的好坏,对于“华中环网”的建设和运行无疑具有重要参考价值。适时、适度披露相关信息,及时回应特高压交流工程是否存在“经济性差、安全风险高”等行业关注、民生关切的问题,十分必要。“华中环网”建设的严重滞后是否也与“经济性差、安全风险高”等因素有关?有关方面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法了。


End

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出品 | 中国能源报(ID:cnenergy)

责编 | 闫志强

推荐阅读

国务院原参事石定寰:“十四五”应重视“光伏+”应用场景建设

专家解读《2020年煤电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严控规模,煤电角色正在变化

平价上网在即,光伏如何定价?

我知道你在看哦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

考前自测

扫一扫,关注我们